八十块两条

南柯一梦(下)

生活中每天有大段的软广告植入,精细而不露痕迹,王俊凯没有意识到王源大段大段的话就像一个软广告,如果它得到了一个发酵点,那就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发生排山倒海的效果。从意识到,到回味,再到想念和怀念。

 

 

百盛商场的一年一次装修活动要开始了,在装修前,商场总是会进行闭店优惠活动,这是除了节假日意外最忙的日子。王俊凯自在这兼职以来,一直清闲,从没接触过这样的阵仗,这下总算感受了一把脚不沾地的忙碌。午餐在下午三四点才有时间吃。晚上顾客爆棚,到11点多商场才顺利关门。王俊凯在结束收银时,对账发现了点问题,最后主管带着找问题来源一直找到12点多。这时候再从商场打车会学校,宿舍门早关了,索性几个兼职的就商量了一下去吃点什么唱唱歌睡睡觉得了。

 

外面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湿漉漉的。白日里喧嚣的市中心,此刻静悄悄的,散落着他们几个,地上立着他们的影子,交叠再分开,错落再离开。王俊凯掉在最后面,王源在他前面,影子与他相叠,正倒着走,玩着手机,影子也就歪歪斜斜。王俊凯好奇着他会不会跌倒,但是更珍惜这静默的夜晚,他拿出手机想随手拍几张夜市中心留作纪念,毕竟他们几个像怀揣着孤胆行走天涯的英雄。可是王源以为他在拍他,赶紧转过身,于是在王俊凯手机里留下一到流畅的身形,白色的衬衫在夜风中稍微鼓了起来与远处的霓虹灯相互辉映,衬得亮白而绚丽。

 

王源闹着要看手机,说肯定把他拍得很丑,他也要拍王俊凯,拍得丑丑的。王俊凯当然拒绝了,跟着前面的几个人,一下子跑出去很远。等他停下来往后看,一个人携着白光从远处、从暗夜里走来,淡淡的不可忽视的。王俊凯没停留多久,甚至没有放在心上,他觉得这些记忆会有一阵风把这些日子都吹走,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躺在铺上,脑海里一直回放着仿佛从远古走来的那个人。

 

他们走了没多远,就飘起了小雨,有伞的纷纷打起了伞,在王俊凯撑伞的过程中,王源就一个健步跑到王俊凯伞下,速度之快,让王俊凯啼笑皆非。王源声音小小的带着笑音:

 

“我够自觉吧,嗯哼,忘记带伞了。”

“其实你是故意没带伞吧。”王俊凯瞥他一眼调笑道。

“哎不是,说起来你别不信,这个月我掉了三把伞,最后一把是我最喜欢的,花了我二百大洋,用了几天就没了。”

 

王俊凯这才认真地看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仿佛在说:

 

“你这个糊涂蛋。”

 

王源得了便宜就卖乖,抱着王俊凯的手肘摇了摇,王俊凯本来不喜欢别人靠的很近,此刻却感觉很自然。

 

他们一行人先去了趟便利店,老板娘穿着睡衣,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在扫着二维码。将水和零食装分别装在每个人的包包里,就这样偷偷溜进KTV里,留一两个人去付钱开房。

 

王俊凯发现王源跟着买完了东西就一直在打电话,声音小小的,远远落在他们后面,前面的人调笑着说,谁半夜三更打电话给王源啊,肯定是喜欢的人啊。到了KTV,王源一直窝在大厅的沙发上讲电话,王俊凯经过了几次,看见他低垂着眼眸,听着对面说着什么,偶尔回应几句。

 

这跟他认识的王源不一样,王俊凯感觉有点可惜,甚至感到受到了忽视。

 

KTV里已经唱得热火朝天,王俊凯没什么兴致,一天的工作让他很疲惫,没坐多久就伏在沙发上睡着了,半梦半醒中他看见王源悄悄推门进来了,大家都已经睡了,看来电话里的人是他在意的人,王俊凯模糊着想着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7点被赶出来,王俊凯难受极了,早知道就不随着他们一起唱什么破歌了,歌没唱,觉也没睡好,真亏。王源揉着眼睛跟在他后面。热闹的街还没复苏,空气潮湿,又絮絮叨叨下起了小雨。王源很自觉地往王俊凯伞下躲,抓着他的手臂跑过马路。车流稀疏,他们很自由。他们商量着去肯德基吃个早饭再各自回校,谁知靠近的不是24h营业的,8点才开店,他们只好去旁边那家24h营业的麦当劳。妈的早餐套餐汉堡太难吃了,王俊凯吃的直皱眉,最后还是没吃下去,没休息好,这下真的胃口全无。王源喝着美美的粥,得瑟的跟王俊凯挑眉,王俊凯装作没看见,不舒服地伏在桌上,偶尔抬起眼看一下王源,又闭上。王源看着他,喝粥的声音小了许多。

 

吃好喝好,走出麦当劳时,天已经不下雨了,带着早晨的清凉,走在路上感觉很舒服。王俊凯的室友张强要赶紧回学校补觉就先走了,王俊凯因为9点后还要去商场总结一下昨天的帐,就和王源他们一起往商场的方向走,地铁在商场负一楼,王源他们是要坐地铁回去的。

 

走着走着王源提议到不如去肯德基坐坐,王俊凯想了下商场还没开门,他们走了,自己倒是要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很久了,就答应了。他心里想着王源怎么不困,要是自己,早就迫不及待回去躺铺上睡过去了。他想起之前王源跟他说自己经常玩游戏玩到凌晨两三点的事,又心安理得了。

 

这家肯德基是附近最好的一家,开在二楼,椅子桌子都比较有格调。王俊凯先去洗了把脸,精神终于好了很多,他又去买了碗粥让自己的胃舒服一点。

 

回到桌子上时,王源和王源的同学正在聊着商场工作人员的八卦,这个的性格那个的糗事,聊得很high。王俊凯来的时间短,并不怎么清楚之中的缘由,就不由自主听起来。他俩聊着聊着就变成王源跟王俊凯陈述的情景,王源室友偶尔插两句。王源捧着脸,跟王俊凯说着一些事一些人,很认真,王俊凯这才意识到他是安慰自己这次工作的失误。

 

王俊凯看着王源认真的样子,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是三个人的场景,可是王源坐在他对面,捧着脸看他,他也看着王源,就好像一下子世界就只剩下两个人,王源絮絮叨叨说着某些事的缘由,安慰着他并且教给他一些处事方式。这些处事方式,有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小阴暗,像把自己都摊开来给王俊凯看一样。王俊凯的内心一下子变得湿漉漉的,昨天虽然大家一起很开心,但是出了那样的失误,拖累了别人,王俊凯心里是自责难过的。虽然跟着他们也能笑也能闹,但那个失误像一个湿棉花堵在心上,呼吸都嗡嗡的,现在被王源拿掉了。

 

临走时,向左走向右走,在分开的那一刹那,王俊凯突然涌现出满满的不舍,甚至想转身和他一起走了。

 

 

 

王俊凯变得很想和王源一起上班,这种期待的雀跃却不能跟别人讲。而且自从上次分别,王俊凯意外地好长时间没和王源一起值班,仿佛是故意的一样。有时候两个人好不容易一天兼职,却不在一个楼层,下班时王俊凯想来个碰面,匆匆赶到财务室,王源却早已噔噔噔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有这样的心情,他揣测着计量着。有时候期待久了,就变得无味起来甚至不再期待,所以当他有一天很早兼职到办公室时,发现王源眼光灼灼看着自己,心差点跳出来,惊喜极了,他回看过去想知道王源眼里的内容是什么,可他看见王源立刻转回头,和身边的小伙伴说听错声音了以为xxx来了呢。虽然这样,王俊凯还是很高兴,总算看见人了,还能搭句话说不定。

 

王源身边都是一起兼职很久的小伙伴,互相熟悉,王俊凯听着那里打闹,笑声连连。虽然他可以走过去搭上几句,但是他更想单独跟王源一起,说些无聊话都感觉有趣。现在他宁可一个人玩手机,也不愿跟别人一起分享。

 

果然分楼层的时候,王俊凯被分到了3楼,而王源在2楼。王俊凯很惆怅,3楼去2楼如果不是特意绕过去,根本就遇不到,如果在1楼就不一样了,中午去楼下吃饭就可以看见了,还可以正大光明去聊几句。惆怅的王俊凯只能继续看小说,最近他在看《昆仑》,他记得高中时整天在报刊上看连载,每周等更新都急不可待,那时候武侠玄幻修真盗墓等网络小说喷井似的发展,追了好多连载,好多没追完,不知道《英雄志》这个大坑填完了没。虽然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其实王俊凯思考的重点却在,中午要不要绕道去看王源?用什么借口呢?

 

借口都好牵强,王俊凯点着kindle,心不在焉。这时候,财务群里的内Q响了:

 

主管:今天一楼和二楼换着吃饭,三楼互换,四楼自己吃。

小A:好的

小B:好的

小C:收到

……

 

财务内Q里的帐号除了领导是固定的,其余都是公用,毕竟学生来兼职流动性太大,申请了也麻烦,所以一般情况下,昵称的那一头谁也不知道是谁。

 

王俊凯看到这个通知,内心暗喜。他的内心世界这么五彩缤纷、丰富多彩,他的表情却很淡定,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左嘴角微微拉起。

 

突然一条私人内Q发过来:

 

“小程程,你几点吃中饭?”

 

午餐时间,一般都分两个时间吃:11点半和12点15。王俊凯想了一下今天的值班人员,立刻就确定了这是王源,他立刻回道:

 

“不是隽(微笑)。”

 

那边沉寂了会儿,才回道:

 

“王隽楷(微笑)。”

 

王俊凯第一次感觉别人把他的名字写错了还这么好听,以前他曾感觉自己名字里的字拆开来看都太大众了。

 

“你们吃什么?”

 

“不知道,想吃周胖胖。”

 

周胖胖是这里附近的一家麻辣烫店,王俊凯也经常去吃,有一次他听王源和别人聊天时说自己上次边吃周胖胖边喝冰的酸梅汤,拉肚子了。王源很喜欢吃周胖胖,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天三顿都吃都没问题。王俊凯也挺喜欢吃周胖胖,不过是偶尔,正好有段时间没吃了,王俊凯问道:

 

“你几点去吃?”

 

其实王俊凯已经约好和室友11点半去吃,他心里希望王源也是这个时间吃。

 

“12点一刻,我和一楼换班,随的他的时间。”

 

一提醒,王俊凯想起来,王源和别人换着吃饭时,总会随着别人,让他们去吃,自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有点生气:

 

“你怎么每次都是第二个时间段吃?都没看你第一个时间段吃过——”

 

“——你懂得说(微笑)。”

 

“不懂(嘴角下撇的不高兴),说个一二来听听。”

 

长时间的沉默,直到室友来喊王俊凯吃饭,都没等到他的回答。

 

经过一楼收银台时,王俊凯看见王源一手撑着头,不用看也知道他在看手游,便走过去假装严肃地敲了敲柜台,王源抬眼一看是王俊凯,一双眼笑得弯弯的,王俊凯说:

 

“我先去吃饭了,让你每次都这么晚。”

 

“我们好像都没一起吃过饭哎,每次都错开。”王源还是撑着头仰视着王俊凯。

 

王俊凯突然变得难过起来,是啊,马上都要毕业了,说不定就看不见了,我们还没吃过饭。他折回长腿,伏在柜台上,看着王源:

 

“对啊,怎么没一起吃过饭呢?”似乎是呢喃,又像不解的小孩。

 

他室友拉了拉他,有点不耐:

 

“总有机会的啊,先去吃吧。”

 

王俊凯随着室友向门口走去,门口前段时间隔开一个场地放智能产品,有机器人,智能家居、智能用品等等等,王俊凯经过的时候先是点了一下节奏大师的钢琴,再逗了一下机器人,又看了看平衡轮滑等等等。其实他是想在王源的视角里多待一会儿,尽管他不知道王源在不在看他。

 

回来的时候,下着雨,都没有打伞,正好遇到王源去吃饭,也没撑伞,王源开心地和他讲,刚刚他去试了平衡滑轮,感觉很爽,虽然王俊凯看他很开心,但是他发现王源眼神就没有对上他的眼睛,不断游离,捉摸不到。

 

下午时,有个老人来办退货,办不了,他很生气,临走时,对着柜台张开五指,一甩手,走了,王俊凯简直目瞪口呆,回过神,问同事那人是在施展法术吗,同事也一脸懵逼看着他。他想在内Q上高速王源这件好玩的事,谁知道他点错了名字,告诉了一楼的这件事,直到王源内Q他问他收款方式走哪个,他才知道原来这么蠢搞错了,难怪说话风格都变了,一楼是个妹子,每句话都加了个“啦”。

 

晚上下班时,王俊凯急吼吼往财务室走,很难得的看到王源还没登记,等了会儿,王源终于从二楼来了。两人一起走时,出了门,发现雨又下了起来,点点滴滴,不至于要撑伞,王源说:

 

“怎么每次和你一起的时候就是下雨呢。”

 

语气轻,含笑,语调婉转,类似撒娇的轻叹声。王俊凯的心一下子软了,细细一想,两个人一起的记忆总有潮湿寂静的大地,总有天空暗淡却凉爽的

气。走着走着,王源往右走了,王俊凯拉着他:

你去哪?

 

乘地铁,你不去吗?

 

王俊凯大脑死机了说:

啊我乘公交哎,

 

那再见。

 

王源摇摇手,转身准备走。

 

王俊凯突然感觉失去了什么,或要挽留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他呆呆地跟王源说:

 

哦那伞给你吧你没伞。

 

他忘了自己下雨也会没伞的。王源笑弯了眉,又摆了摆手,说没事的,转身消失在黑夜里。王俊凯没有再执着,只是刚刚转身,就迟钝性意识到了后悔,他想飞跑过去,跑到他身边,跟他说:我想跟你一起乘地铁。学校旁就是地铁站,乘地铁回去其实很方便。

 

坐在公交车上,他依旧在后悔,甚至想立刻下车,跑进地铁里。一盏盏路灯飘过,他想象着一幕幕画面,更难过了,简直坐立难安。他感觉自己当时懵逼的不是时候了,让该来的没有来,该抓住的没有抓住。越来越临近毕业,他和王源还能有几个这样独处的日子?

 

错过的终究追不上。很久之后,他想起来,才知道是自己的懦弱和自私拖住了他、保卫着他。世人总是世俗,受框框架架约束,爱你所爱,恨你所恨。世人也总是懦弱、自私和卑微的,谁都不比谁高贵。遇到危险信号时尤其明显。

 

那一天晚上,王俊凯躺在上铺很久没睡着,他一直在想王源,黑夜里仿佛给了他安全感,给了他肆意想人的

机会。一直到好晚都没睡着。

 

 

 

再次见面,两个人明显不再因为那种因莫名的气氛、而产生的过分的生疏感了。像借助了神之手一样,两人会在办公室遇到,王源会跑到王俊凯身边讲一些调皮话,被自己的小伙伴调笑有了新欢也不在意,两人也开始时不时在同一楼收银了。王俊凯时不时觉得难过,因为他快毕业了,因为他的兼职还剩几天就结束了,他不知道王源知不知道。两个人还是在柜台后,声音轻轻的讲一些无聊话,天南地北的瞎扯,跟之前不同的是,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从后面看只能看到两颗毛茸茸的头靠在一起,形成温柔的形状。

 

傍晚吃晚饭时,王俊凯绕路去买了好几罐糖,他想王源喜欢吃甜品,那应该挺喜欢吃糖,这种糖是他比较喜欢王俊凯一种,微甜微酸。拿到楼上,给王源吃,果然又看见王源为难的表情和不怎么坚定的拒绝。王俊凯没看懂,就拿了几粒糖放在他旁边,王源终于忍不住,吃了两颗,结果牙齿疼了一晚上。

 

晚上下班时,王俊凯刷朋友圈才发现王源百年不更新微信更新了:

 

“王隽楷非得让我吃糖[微笑],我特么竟然吃了[微笑],牙疼中…你们谁来打他一顿[微笑]”

 

 

王俊凯想了会儿,截图发朋友圈:

 

“[图片][图片]”

 

第二张图写着:我不管,爱我和上天只能选一个。

 

第二天,王俊凯看见王源评论:那我选上天[再见]。

 

王俊凯的最后一天上班是在周日,那天商场有活动,财务室要求小时工(兼职员)们早上早点到办公室。王俊凯来的时候,王源正和自己的小伙伴吃着早餐,一看到王俊凯,没过多久,就蹭蹭蹭溜到王俊凯旁边,手里还握着一杯豆浆,王俊凯笑得眉眼弯弯,让他慢点,好好吃饱早饭。王源一边吸溜着豆浆,一边跟王俊凯说些有的没的,从昨天游戏里的什么讲到今天上班遇到的什么,末了才说自己昨晚两三点才睡。王俊凯一听这话,站了起来,摸了摸王源青色的眼部下面,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末了才感觉有点唐突,看王源没有表现出难堪,才放下心来,开着玩笑:

 

“只是有点发青,怎么皮肤还是这么好?”

 

王源拉下王俊凯的手,没有放开,声音轻轻糯糯的:

 

“哎呀晚上睡不着我也好着急的。”

 

大概是最后一天上班,王俊凯整个身心都透着不舍,也变得大胆起来,他反抓住王源的手,然后又怕太明显,就一根一根玩起来了。王源没有抽出手,也没有反抗,还是笑笑着跟王俊凯讲着有的没的,他的手机放在桌上,一震一震的,他也不看,倒是王俊凯好奇地看着他的手机,问道:

 

“女朋友吗?”

 

“怎么可能,不是。”王源迅速答道。

啊咋咋啊啊啊咋啊啊阿萨斯在安装咋玩那是什么,上次打你电话的是谁。”王俊凯声音小小的,带了点调笑。

 

“游戏里的朋友而已,我朋友可多了。”

 

“半夜三更还有人打电话,嗯?”王俊凯勾着他的手。

 

“他们睡觉都很晚,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聊聊天。”王源摊手,王俊凯又抓住。

 

王俊凯没再说话,看了看他的手机,按亮了发现屏保是一个最近很火的动漫里的副cp,好巧,相对大热的主cp,王俊凯也更喜欢这一对,甚至在微博上感慨过。

 

“你认识吗,看这么久?”王源笑道。

 

“认识啊,我也喜欢他们,好巧。”

 

一阵默契的沉默,王俊凯说道: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兼职。”

 

“你舍不得我吗?”王源开玩笑的脱口而出。可能是王俊凯的语气总有着调笑意味,他没有相信。

 

“是啊,我舍不得你。”王俊凯说完这句话,低垂的眼睛抬起来看向王源,难得认真的表情,他不再玩王源的手指,而是握在手上,另一只手捏了捏王源的脸。

 

“真的吗?”王源还是不信的问道,他转向王俊凯,又转向王俊凯的室友张强,张强说:

 

“我们马上要毕业了,最近要忙一些毕业的事,应该不能继续兼职了。”

 

破开离别的缝,王俊凯变得黏人了,他紧紧贴着王源,他不知道王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大度宽容,王源没有推开他,他还是很难过。王俊凯把王源拉在身边,头靠着他的肚子,被王源的朋友吐槽真是美人在怀,王源敷衍地反驳了两句,王俊凯更是一句没说只是笑笑。没一会儿,王俊凯让王源坐下,自己站在王源跟前,他摸摸王源的眼睛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下巴,动作不拖泥带水,不显得矫情,不令人反感。但却让人看出了他的不舍。王源为了调和一下气氛,说:

 

“你以后一定要多发红包给我。”

 

王俊凯条件反射般反驳,声音轻轻的心不在焉的:

 

“那你怎么不发给我。”

 

财务室的人开会回来,又给他们小时工开了一个会,王俊凯站在王源身后,紧紧贴着他,碰到他凉凉的皮肤,很腻歪的样子,旁边的小伙伴打趣王俊凯真的太腻歪了,王俊凯反驳过去我就腻歪怎么了,一说完,直接把头搁在王源肩上,更亲密的样子,他突然有点担心,王源会不会很排斥这样,会不会讨厌但却不说出来,但是没一会儿王源把头歪了歪,微微和王俊凯的头靠在一起,王俊凯内心一下子充满了暖流,这一刻好像什么也不能把他俩分开。

 

旁人看他俩的样子,开玩笑说:

“哎哎哎,你看他俩像不像那啥。”

 

王俊凯一脸不在乎,表面上把王源抱得更紧,说:

“你没人抱,嫉妒吧,哼哼哼。”

 

平时王俊凯没这么傲娇,今天却有点撒娇的意味。可是他很开心又很难过。

 

王源把头靠在王俊凯头上并不那么舒适,但王俊凯还是感觉到王源几次靠在他头旁的感觉,就像有一只手在一下下摸着他的背,缓缓安慰着他。

 

拿工具包时,王源拍了拍他的手,让他放开一下,然后转身把自己背包给王俊凯背上。王俊凯背上是一只包,王源给他背在前面,看起来很奇怪,很搞笑,旁边的人指着王源跟王俊凯说:

“他欺负你,你都不反抗?”

 

王源一听立刻回头:

“他乐意,你还不乐意了!”

 

最后一次分楼层,他俩不在一层楼,王俊凯把包给王源背上,王源就笑着和同事上楼了。

 

商场做活动忙得王俊凯都没来得及抬头,王源因为学校远早就走了。下班后,王俊凯和室友乘公交,感觉有点恍惚,走在路灯下,树影斑驳,虚像片片。

 

 

 

第二天,王俊凯改了朋友圈的封面,换了那张图:我不管,爱我和上天只能选一个。

 

第三天他看见王源点赞了。

 

第五天,王源发朋友圈:

“大雨,被困。”

王俊凯也在外面,打着伞。

 

第八天王源换了头像,换了副cp的图。

…………

 

之后还有几次朋友圈简单的互动,但还是像摸不到的幻象。

 

 

 

王俊凯去上海上班了。雨季来临,好多地方发了水灾,交通瘫痪。上海前段时间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这几天却天空很蓝,云朵很低,会在傍晚的时候飘点雨。他坐在地铁上,划着屏幕上王源刚刚发的朋友圈,发呆: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我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他反背着包,摸了摸包侧的伞,睡了过去。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