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块两条

CP(二)

是王源啊

 

自从上次王俊凯帮过王源后,王源突然感觉这个人在自己生活中的存在感变得好高,刷个微博会刷到王俊凯,看个杂志会看到王俊凯,甚至走在大马路牙子上,都能看到王俊凯的广告牌,慵懒的眼神、凌乱的刘海、英气的眉毛,很少笑,仿佛蔑视或勾引着这个世界。除了上次遇到的王俊凯,其他的都是陌生的。

 

看来自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人呐,不然怎么老想到他,王源想着,要不去跟他交个朋友?

 

“来喝点冰糖雪梨。”

 

Travis拿着汤递给王源,看他一副神游太空的样子,以为他在设想剧本情节该怎么演。王源最近新接了个电影《初恋》,搭档当红小花旦朱恬。故事讲的是80年代的山村初恋,女主(朱恬)的父亲是知青,文化大革命时期被迫从上海下乡到贵州乡下,她邂逅了男主(王源)。

 

郎才女貌的搭配一下子受到热捧,拍摄进度也受到了大量的关注。朱恬是个很聪明的搭档,电影题材也很小清新,稳赚不赔还不需要愁心事,Travis满意地喝了口水,和王源闲聊道:

 

“听说最近王俊凯也接了个小言电影呢,不过和我们这个不一样,是校园片。”

 

“你给我说这个干嘛。”

 

王源脱口而说,顿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太过了,反衬得心虚。

 

“你不是跟他还不错,就带着了解了一下。”Travis不以为然道。

 

“就接触过几次。”王源摆摆手,不愿多说。

 

贵州温度适中,山清水秀,靠着重庆,王源很高兴这次剧组能离家这么近,甚至有一点“近乡情更怯”的意思。王源的拍摄告一段落,正巧周杰伦的巡演那几天就在重庆开展,王源跟导演协调了下时间,准备偷偷溜回去high一下,周杰伦是他挺喜欢的歌手,Travis知道后只好无奈地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粉丝认出来,万事谨慎一点,就送他回去了。

 

Travis把王源送到住处后,又叮嘱了一番才离开。王源出名后有了一定资金,就搬出家一个人出来住了,明星的生活不规律,在家里住反而不方便。他把少量的行李往沙发上一扔,稍作休息,王源就开始想着怎么玩,来刺激一点,首先来伪装一下,他拿着和自己发色相近的一个假发套戴在头上,小卷毛、萌萌哒,然后又选了一款圆圆的大框墨镜盖住了半张脸,挑了件黑色的大T恤配上和松松垮垮的哈伦裤,斜背了包,顿时变成一个嘻哈的学生样。他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拿了根棒棒糖就出发了。

 

这样被认出来那就神了,王源不无得瑟地想。

 

演唱会晚上8点准时开始。王源7点半开始在体育馆外面晃悠,嘴里衔着棒棒糖,心里却住了个古惑仔。粉丝很多很激动,兴奋地谈论着自己的偶像,他听着想到自己的粉丝是不是每次看见他也这样兴奋,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感悠然而生。暗夜里,粉色的荧光棒小小的照亮了一片片,他忍不住也去买了两个,开始以一种小粉丝的心态慢慢融入这样的大环境,这样寻常的时刻,让他的心变得异常柔软。

 

进场时他稍微慢了会儿,等全场暗下来,他才悄悄溜进去,拿下硕大的眼镜,准备当一个小迷弟,异常绚丽的开场后,周杰伦以一首《霍元甲》打开了现场气氛,粉丝的尖叫不绝于耳,王源也激动地不停地挥着两个荧光棒。几首热场的歌一过,开始了抒情场,这时候有一个人弓着身子坐到了他旁边,敏感的身份让他一下子警惕起来,他装作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瞟,发现对方竟然戴了口罩,一阵疑问闪过,又被台上吸引走了,是他喜欢的一首小情歌《简单爱》。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主动,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王源跟着唱,摇头晃脑的,很开心很自在。唱着唱着他突然忘了还没搞清楚旁边是谁,他边唱着边转头: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王源突然停住了,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居然是王俊凯。王俊凯感到了异常,他转头看了看王源,冷淡的眸子黑白分明,怔了一下,他才说:

 

“是王源啊。”

 

“好巧。”王俊凯伸出了自己的手。


评论

热度(16)